湖南成功发行重金属污染治理专项债券67亿元

源头不治,湘江难清。从依法关停小非法采选、冶炼企业,到引导资源型经济转型;从举全市之力不惜举债整治修复污染地,到变废弃地再次成吸金高地;从重罚环境破坏到给违法者判刑,位于湖南湘江源头的“中国有色金属之乡”郴州,不断发出“连环炮”,为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做出诸多有益探索。 铁腕关停倒逼矿业经济转型 湖南郴州地处湘江源头,河网密布,90%水系均流入湘江。它也是中国“有色金属之乡”。两者叠加,郴州便成了湘江治污负担最重的城市,同样成了湖南湘江治污“一号工程”的“老大难”和重点督导对象。 位于郴州市临武县的“三十六湾”,是湖南湘江流域治理的主战场之一,曾有400多年的采矿历史。鼎盛时期,这里聚满了来自江西、贵州、河南等9省的10万淘矿大军。据当地人说,这个小小的地方曾出了多名亿万富翁,几十个千万富翁。 不少人带着金灿灿的财富走了,留下了黑漆漆的矿洞和满地富含重金属的尾砂废石,在湘江源头留下污染“定时炸弹”。毫无遮拦倾泻而下的废水,随意堆放的废石、废砂、废渣、锌铅锡砷等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的浊流,经三十六湾两江口奔泻至湘江二级支流甘溪河。 8年前,郴州向三十六湾发出一击“当头炮”,启动了长达18个月的集中整治行动:取缔炸毁69家采选矿,清除选厂420多个,烧毁厂棚2870间,拆除炸毁设备3500台件;刑事立案29起,拘留87人;以壮士断腕决心彻底摧毁了三十六湾非法反弹的矿点、选厂,7万余名矿工返乡。这个昔日疯狂的山村沉寂从此清静下来。 “源头不治,湘江难清”。郴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瞿海深知郴州对湘江流域治理的重要性,明确要求对环境整治以壮士断腕、刮骨疗伤之势,不惜代价,重点整治,绝不姑息迁就。随后几年,关停风暴相继席卷整个郴州,东河流域、西河流域、武水河流域、陶家河流域、翠江流域等全部历经全面整治。 铁腕关停的同时,引导矿业经济转型,也成为郴州主政者们的共识。按照大矿区、大企业、大发展思路,郴州引进中国五矿、中化集团、中国建材、中化蓝天、云南锡业等战略投资者,强力推进矿业整顿整合和关闭重组,并相继建立起湖南有色金属价格指数体系、湖南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国家石墨质检中心等有色金属“五个一”高端战略体系,为资源优势变竞争优势搭建平台。 “关、停、并、转”之下,郴州的污染态势得到有效遏制,但环境污染治理依然任重道远。不少矿区山沟仍积满碎石,一些河流被尾矿废砂淤塞,将大片农田淹没,周边人口的饮水安全也受到严重威胁。据环保部门专家介绍,仅三十六湾流域土壤修复、河道疏浚及后期治理资金仍有数亿元缺口。 举债治污力破整治资金难题 没有钱,治理湘江就寸步难行。郴州历史遗留的重金属污染问题多,水污染隐患大,所需治理资金量非常大。据介绍,该市初步估算,要治理因矿山采选、冶炼造成的重金属污染,需治理资金300亿元以上。如此巨资,仅依靠财政投入是远远不够的。 为此,去年6月,湖南省率先发行重金属污染治理专项债券,力图通过举债来推进治污进程。湖南成功发行重金属污染治理专项债券67亿元,是国内首个发行重金属污染治理专项债券的省份。其中郴州市苏仙区、郴州高新区分别发行资金15亿元、18亿元,占全省资金一半。 对于成功发行重金属污染治理专项债券,瞿海认为,郴州很好地抓住了国家给予的机遇,为郴州重金属污染治理探索了一条新的路子。 记者了解,专项债券以市级政府设立的投融资公司为平台,发行时限7年。债券利率随市场情况而定,采取双向询价的方式确定利率,债券购买方一般为机构投资者。每年付息一次,分次还本,在债券存续期的第三年至第七年末,每年分别偿还本金的20%,当期利息随本金一起支付。 瞿海介绍,郴州发行债券时进行了严格的风险评估,一个月时间就全部到位,借钱很顺利。借钱治污,有人认为是不得已的举措。但瞿海说,“湘江治污刻不容缓,钱可慢慢还,污染必须马上治理。” 生态修复演绎荒滩变公园 郴州已发行的重金属污染治理债券,主要用于区域综合治理、河道整治、企业搬迁退出、历史遗留废渣治理、土壤修复等43个项目。其中,郴州市苏仙区西河流域观山洞至珠江桥4公里的重金属污染治理项目,以及郴州东城新区水系和绿带建设核心区的西河湿地公园项目是重点。 记者近日在市区东河、西河两岸段看到,整改一年后的景观已经截然不同。东河金田湖段原来河道周边“千疮百孔”,到处尾砂遍布、污水横流的重金属污染“重灾区”,而今已成为一个景观长廊、风景林带。西河流域也沿河建起了数公里的风光带,并建成了郴州最大、最具特色的一个休闲公园——西河沙滩公园,集沙滩、竹林、文化广场、健身、休闲、娱乐于一体。 据介绍,从2012年开始,郴州高新区开始治理东河,开挖河道,清理尾砂,整治东河周边环境,并通过招标引进专业公司,对金田湖生态环境进行治理。郴州市环保局总工程师杨汉祥介绍,原来这里沿河全是选矿厂、尾砂池、加工厂房、堆料场、砂砾石坑等,晴天尾砂随风飞舞,雨天尾砂随雨水排入东河。 郴州高新区按照“融山谐水建园造城”理念,先后投资近5亿元治理东河流域,通过改良尾砂地,种植生态林,重点将这条全长3.6公里、占地总面积2300亩的金田湖片区,建设成为生态自然的景观长廊、充满活力的风景林带。 郴州市环保局总工程师杨汉祥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前这1万亩土地,40万元/亩都没人要。现在治理好了,位置好的地段150万元-220万元/亩还供不应求。冯建波坦言,发行债券治理重金属污染,主要还是搞的土地经济,但无论从经济效益、社会效应还是环境效益考虑,这都是划算的买卖。”

本文由太阳集团娱乐2网址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南成功发行重金属污染治理专项债券67亿元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